61玉石鉴别111111

玉友必看的玉石网站,关注玉器、翡翠、和田玉

怡泰祥(怡泰祥翡翠手镯)

2302月
更新时间:02月23日|标签:

许多朋友给我们发了信息询问有关文玩收藏、翡翠、玉石、宝石等的问题,今天我们将为大家来详细介绍怡泰祥(怡泰祥翡翠手镯),具体内容如下:

世英雕刻——哲学的睿智与艺术的独创

撰文丨季欣

支持丨首都博物馆

供图丨Wallace Chan International Ltd

■ 年年有鱼 | 手镯

古有“鱼传尺素”之说,但愿年年有鱼,纵是片言只语,亦能一解相思之苦,更胜黄金千万。

哲学与艺术的探索之路

“陈世英先生运用光学、色彩学、冶金术、镶嵌术、切割术等学问与技巧,凭借精益求精、完美至上、推陈出新的工作态度,打造出一件件富有旺盛生命力的珠宝艺术品。原来,坚硬的宝石也可以雕琢出植物、动物和人物形象,讲述神界与凡间的精彩故事。它们通过变幻莫测的光线折射、柔和温润的肌理质感、千变万化的棱角造型给人如痴如醉的视觉享受。凭着对人生、对世界的细腻品味,陈世英不仅让宝物熠熠生辉,还给它们灌注活的灵魂,令璀璨珠宝隐藏如梦似幻的哲学道理。”——中国首都博物馆馆长郭小凌

在见到陈世英本人之前,最先见到的是他的作品。从最初的水晶雕刻,到著名的世英切割;从硕大的钛金属珠宝,到创新独特的镶嵌技巧……他的创意已经到了随心所欲、挥洒自如的境地。很难用“匠心独运”这个词来形容陈世英,因为他的作品早已跳脱了匠气,其中既有中国写意式的自如与大气,也能看到中国工笔式的谨慎与工整。

谦逊和气是陈世英给人的第一感觉。他完全没有美国宝石协会贝克总裁口中“披荆斩棘者”的锐气。月牙白色的中式中卦,配上长长的胡子,倒有几分道骨仙风的味道。

■ 陈世英为台湾一家寺院制作了一座佛牙舍利塔。设计这座舍利塔涉及了冶金、光学、力学、内雕等九大工艺。

1957年陈世英出生于福州,1961年他与父母一起来到香港。由于家庭贫困,陈世英小学没毕业就辍学做工。1973年16岁的陈世英开始学习传统雕刻。可是不到10个月,他就选择离开。当时陈世英跟师傅定的学徒时间为3年,加上补师和谢师的时间一共是6年。但陈世英在师傅那里学习不到10个月就离开了。从此他再也没有拜过老师,开始自己练习雕刻。

离开师门时,陈世英并没有掌握什么过硬的本领,但这并不妨碍他的大胆实践。陈世英的第一个作品是以石头为材料雕刻的美女。整体感觉硬梆梆的,达不到一个基本工艺水准,因而根本就卖不出去。由于手艺不精,最初陈世英的生活总是徘徊在温饱线的水平,但是他始终没有放弃学习雕刻。为了提高雕刻水平,他白天工作、晚上去学习画画和雕塑。边学边雕,让陈世英的雕刻技艺有了明显的进步。28岁的时候,他对于传统的雕刻技艺已经非常熟练了,但是他所雕刻的题材还属于大多数匠人雕刻的范围。这在竞争激烈的香港很难出人头地。他的工作室在房子的顶楼,由于空间狭小,陈世英经常是累了就睡在工作室的屋顶上。这样的生活状态,让他遭遇了人生的一次重创。一天他忽然发现自己的半边身体不能动。半身不遂对于凭手艺吃饭的陈世英来说,简直就是致命的打击,更何况那时候他还很年轻。人生到了一个瓶颈,陈世英不知道如何才能生活下去。从他的作品《无名的挣扎》中,不难看出他那时候的心理状态。虽然眼中一片黑暗,但不畏黑暗的意志和力量让他最终摆脱了病魔。经过半年多的治疗和锻炼,他竟然奇迹般地痊愈了,而且没有留下任何后遗症。

■ 无名的挣扎 | 雕刻

在工艺上,是一次人体肌理的探讨之旅;一双充满力量的手奋力挣扎,誓要撕破黑暗,冲出藩篱。作品将主人翁挣扎的过程呈现,由瑟缩一团到冲破藩篱,不断的挣扎,将人面对前景不明时内心的恐惧渲染出来。

从病痛中走出来的陈世英开始钻研西方的雕刻技法。没有钱买资料,他就到香港的墓地去临摹墓碑上的雕刻。陈世英对于西方雕刻艺术的学习几近着魔,尤其是对光的敏感度尤为着迷。

随着眼光越来越敏锐,陈世英开始选用西方人喜欢的水晶作为雕刻材料。有着十几年雕刻实践的陈世英,其作品渐渐地受到人们的关注,而陈世英也逐步走出生活窘境。但是他并没有停止在雕刻方面的追求。一些常规的雕刻技艺已经很难满足陈世英的创作要求。终于,在1987年,陈世英融合浮雕、阴雕、内雕及宝石特性于一体,创出Wallace Cut切割技法,掀开珠宝创作全新阶段。

陈世英说,作为一个珠宝艺术家,不仅要富有创意,还必须具备革命性的精神。这也是珠宝界赖以生存的关键。珠宝界是在创造新设计、铸造新元素、开辟新典范中争取它的生存和发展。”这些理念在他自己的作品中得到了充分的反映。他以光学、色彩学、冶金工程、人体工学为底蕴,深化创作,使宝石互为依存、转化、共生共息,内涵至臻完美。

■ 鱼儿的梦 | 胸针七彩神仙鱼以钛金属铸造而成,以宝石和彩钻来彩点,犹如立体雕塑。中央的天然紫晶刻有一座城堡,配合采光的技巧和色彩的运用,将神仙鱼梦中的家乡在波光水影下呈现眼前。

世英雕刻法:创造跨文化力量的美感王国

陈世英是一位的披荆斩棘者,持之以恒地开拓他个人的美感王国。他的勇气、多层次的艺术视觉、韧力,加上他别具慧眼、从容不迫的作品结构,令人想起珠宝史上的创新者。陈世英的作品融合了西方珠宝设计形式和亚洲——中国的东方母题。或以中国的线条烘染西方的寓意命题,揭示了在今日地球村作为一个当代参与者所有应具有的跨文化力量。——美国宝石协会(GIA)总裁及首席行政官丹娜·贝克

2010年春末夏初,北京首都博物馆推出《心语神工——雕刻珠宝艺术》展,这些出自陈世英之手的作品,凝聚了他20年来独到的人生感悟和非凡的心灵境界。

这次展览的作品均属于国际上独一无二的雕刻珠宝,它是运用现代光学、色彩学、冶金术、镶嵌术、切割术等技巧,融合了雕刻艺术和珠宝设计的作品。堪称为一件件富有禅意和旺盛生命力的珠宝艺术品。如今陈世英成了国际上最为著名的中国珠宝设计雕刻家。其影响力远至日本及欧美上层社会,得到了时尚界、收藏界的青睐与追捧。

■ 陈世英学习钛金属的锻造技艺,花了8年时间,创造出“能穿戴的雕刻艺术品”。

《心语神工——雕刻珠宝艺术展》展品,以雕刻珠宝为轴心。对宝石的选用、造型的设计、制作的技术,乃至创意精神的表达都有深度的介绍。生机勃勃的作品,唤醒人们心底里对美的赞叹。

金蝉匍匐在点缀以奥宝的黑曜石上。其翅膀以贝母为底,中间嵌上千足黄金雕塑的鸟和鱼,再盖上刻有游纹的水芯片;蝉身铺满各类钻石和黄色蓝宝1500多颗,锦缎悠悠,最终汇聚于蝉爪上的10克拉红碧玺上——陈世英赠予首都博物馆作为藏品的《见龙在禅》肩针,可谓是集“雕刻珠宝”之大成者。整件作品皆以钛为骨架组织而成,以蝉为造形,突显雕刻珠宝各类巅峰技术,包括不同的雕刻技法、金属冶炼塑形工艺和宝石切割、打磨、镶嵌技术。“禅”和“蝉”同音,以此为主题突显陈世英的人生哲学,在精神层面上,充分体现中国文化的内涵。金蝉翅膀上的五只鸟儿和五条鱼儿,既有阴雕也有阳雕,表达了阴阳五行,在天地之间互相孕育、共同成长。红碧玺就是红尘滚滚的大千世界,表达了艺术家以禅的心境来观照大千世界中的人生百态。

■ 国色天香 | 肩针整件作品以钛金属锻造而成,如真花一般的轻盈;花瓣镶满钻石和金黄钻石,闪烁生辉,把两只小蜜蜂吸引过来,吸取甜美的花蜜。

水晶通明剔透且折射度高。陈世英最初选择它作为雕刻材料。当阳雕、圆雕不能满足需求的时候,陈世英选择将阴雕运用于水晶雕刻。阴雕需要人的逆向思维,也就是把正常的东西反过来。水晶遇热会断裂,雕刻难度极大。用阴雕来雕刻水晶难度更大,这样一来他所使用的工具就会有很多的不同。他开始用自己的技巧、想法去探索发明一些工具。为了发明得心应手的工具,他花了三个月的时间去学习工具制作。

随着对阴雕的把握越来越成熟,他又开始钻研水晶内雕技法。在陈世英的水晶作品中有整个小孩在水晶里面出现。能够完成如此构思巧妙的水晶内雕作品在水晶雕刻界来说是凤毛麟角。然而陈世英并未满足,他将阳雕、阴雕、内雕的技术融合,创造出独一无二的立体内雕,再配合打磨切割技术,改变水晶的折射角度,令影像重迭,产生多面倒影。陈世英将这种技法命名为“世英切割”法。这种立体内雕和幻象雕刻法可以显现玄妙的幻觉。《五面倒影——荷莱女神》为其代表作。

■ 荷莱女神 | 雕刻天然水晶,荷莱女神是希腊神话中掌管四季的三位女神,有春之女神塔罗、夏之女神奥克索、秋之女神卡尔波。以独创的Wallace Cut造成五面倒影,充分表达出女神一者多身的含意。

荷莱女神是希腊神话中掌管四季的三位女神,分别是代表“萌芽”的春之女神塔罗(Thallo),代表“生长”的夏之女神奥克索(Auxo),及代表“结果”的秋之女神卡尔波(Carpo)。《五面倒影——荷莱女神》采用了海蓝宝,再以独创的“世英切割”法造成多面倒影。以独创的Wallace Cut造成五面倒影,充分表达出女神一者多身的含意。不论是女神的面貌轮廓、发饰纹理,或是周边的衬花图案,都是精雕细琢,一丝不苟,充分表现出女神庄严的神采。

陈世英独创的世英切割水晶雕刻技术让他跻身世界雕刻师行列。Wallace Cut是陈世英雕刻工艺的里程碑不单表现出他炉火纯青的雕刻工艺,亦显示了他对水晶玉石等物料已了如指掌,游刃有余。

怡泰祥(怡泰祥翡翠手镯)

■ 万象更新 | 海蓝宝

就在他的雕刻技艺显著提高的时候,陈世英却无心雕刻,甚至有了出家的念头。台湾收藏家林宜顺是陈世英生命中第一个知音。在他因世英切割声名鹊起之时,林宜顺几乎收藏了陈世英所有水晶雕刻作品,并给他提供了非常好的创作条件。他不仅帮陈世英找到大量的水晶原石,更在创作乃至对人生的理解上帮助陈世英。“在认识林宜顺之前我还是一个工匠,他将人生的理念、生命存在的价值全部灌输给我,这让我以后的作品变得有思想、有生命。”

与林宜顺这种亦师亦友的关系,让陈世英找到了知音。当时林宜顺还委托陈世英帮助台湾一家寺院制作了一座高99厘米、用来保护佛牙的舍利塔。设计这座舍利塔涉及冶金、光学、力学、内雕、浮雕以及宝石切割等9大工艺。使用了红宝石、蓝宝石、以及水晶、黑曜石等顶级的宝石和石材,其中黄金用量就达40多公斤。整座舍利塔由1000多个零件组成,没有使用胶水,可以组装拆卸。陈世英用了两年半的时间才制作完成这座世界罕见的舍利塔。制作这样的作品无疑给了陈世英展现才能的大舞台。2000年,林宜顺因病过世,陈世英一下子陷入迷茫之中。他无心雕刻,终日想着出家。他想去找寻人生的依靠,包括精神依靠和经济依靠。那段时间他去了很多地方。慢慢地陈世英回来了,慢慢地他找到了自己的创作理念。作品《问》就是他开始关注生命思考之后的作品。

■ 问 | 雕塑作品《问》是陈世英开始关注生命思考之后的作品。

陈世英有独到的眼光,他能看出别人看不出来的特质。作品《喻牛悟性》采用的石料是一块里里外外都充满斑驳痕迹的水晶,放在一般的雕刻师手中一般会将其打磨切割成晶莹剔透才使用;然而,这件“不完美”的石料却触动了陈世英的心,让他感受到在追求真理时不得其门而入的不安之感,于是创作了《喻牛悟性》雕刻作品,希望能藉此给观赏者有所启发。

■ 喻牛悟性 | 雕刻天然水晶,牧牛者岂有不执杖看牛,始能妥善管理;求佛者岂能不先降伏其心,始能反躬内求,了悟佛性。此乃求佛之途也。

中国传统意念的当代艺术创新

“在陈世英的珠宝和雕刻作品中,最触动我的,是那股把中国哲学意念蜕化成现代艺术神韵的创新精神。陈世英的艺术真谛,就是在自然的约束中寻找无穷的可能性,是真诚和开宽的心灵令艺术家满怀热诚,上下求索,最终踏进奥妙逍遥的创作天地。”——艺术亚洲太平洋杂志特约编辑、制片人、艺术品与珠宝收藏家 安德鲁·高翰

在时尚界,陈世英有着混搭高手的美誉。无论是金属还是各种名贵的宝石,在陈世英奇思妙想下,放射出任何一样单品都无法比拟的光辉。

陈世英的作品《十八罗汉》就是他早期的混搭作品。18位罗汉纷纷以紫玉为身、紫檀为衣,既要顺应紫玉的外观及内部的特征来采料,亦要兼顾人像的肌纹理来雕刻,还要考虑到木料会因天气改变而出现收缩或膨胀的情况。让紫檀与玉料之接合恰到好处,无论是雕工还是设计都几近完美。

■ 十八罗汉 | 紫玉以紫玉为身、紫檀为衣的十八罗汉都是胡貌梵相,面相奇黠泰祥,兼而有之,表现出得道无住于形、色,众生皆可成佛的启示。十八尊罗汉都是由一块玉料而出,既要顺应紫玉的色泽纹理及内部的特征来采料,亦要兼顾人像的肌肉纹理来雕刻。加上以紫檀木为衣,与玉料之接合处必须恰到好处。

罗汉是佛门内修行得道的比丘,地位虽次于菩萨,但又高于凡人,可以说是处于“天凡”之间的神人。以此作为创作的主题,不但能为作品增添一抹灵气和率性,亦正好表达出艺术创作中“有形”与“无形”之间的互动与张力。《十八罗汉》大都胡貌梵相,面容奇黠泰祥,表现出得道无住于形、色,众生皆可成佛的启示。陈世英说“一颗宝石拿过来,不是随便去打磨,你还要看它的颜色、色带怎么走。我探索它的光源,不停地和它沟通……进去的时候,你会探索到,那是一个你从未遇过的世界。如果你游历过许多名山峻岭的话,你会感悟到身在其中,投入情感的时候,也会乐而忘返。”

作品《世代相传》肩针是钛珠宝的代表作。这一作品以天伦之乐为概念,再现小象在河边玩耍,母亲从后照料,亲切动人,表达出中国人传统的母慈子孝的观念。作品的底部是以彩钻配钻石原石铺成一道河流,水花四溅,闪烁悦目,衬托出小象嬉水之乐。此外,钻石原石未经打磨,保留原有奇特的色彩,象征着酝酿中的文明散发独特的神采。

■ 世代相传 | 肩针作品以天伦之乐为题,凭深厚的雕刻和镂空技术,将一块平平无奇的钛金雕凿成一座栩栩如生的大象母子雕塑,而重量亦只不过68.5克,戴在身上亦无任何负担;配合钻石的光泽和质感,散发动人的神采。

“玉不琢,不成器”,在这件作品中表达得淋漓尽致。整件作品以钛金雕刻而成,加上镂空技术,工艺非凡。由于钛金属极其坚硬,一般只可以倒模的方式制作,但由于作品的体积大,故作者选择了难度极高的方式在进行创作──雕刻。雕刻钛金,必须以钻石刀来进行,一笔一刀,将一块平平无奇的钛金雕成一座栩栩如生的大象雕塑。

■ 光阴年华 | 耳环以黄晶打造的蜜蜂碰上嫣红的莲花,就如君子遇上梦里伊人,总想一亲香泽,却又心如鹿撞,觉得伊人可望而不可即。垂挂着的绿宝就如一股清泉,呼应着这份纯纯的爱。

形神合一 ,尽善尽美的艺术梦想

从雕刻到珠宝设计,是将创作意念作进一步的延伸和转化。从技术上来说,把雕塑的元素加入珠宝设计中,创造了独一无二的打磨、镶嵌、冶炼的技术。从意念上来说,视珠宝为雕塑品,如同提升了珠宝的文化价值,这不再单指是一件配饰,或是一件传家之宝,更承载着设计师的精神家乡。——首都博物馆“心语神功—雕刻珠宝艺术”展题

陈世英的石头里“有山有水”,宝石里的大千世界让他痴迷。随后的20年,陈世英参加珠宝展;举办个人巡回展;作品被收藏家青睐、博物馆收藏;受邀参加国际顶级博览会等……每一步都走得顺理成章。2008年5月,莫斯科世界艺术展览会,只有20个世界级的国际品牌获邀参展。陈世英是迄今第一位接到邀请的中国珠宝设计师。一时间,陈世英的声名臻于顶峰。曾经有一家国际顶级珠宝品牌力邀他加盟,他却只是淡淡地回了一句:“我想做自己的事。”在陈世英看来,追求宝石的大小和质地是永无止境的,不如转而在精神层面上追求,“设计师就应该解决珠宝的技术问题,展示珠宝的内涵。”

■ 我还在飞舞 | 胸针蝴蝶,短暂而美丽的生命成为追求自由和恋爱的象征,其多彩之姿予世人无限的想象空间,让息间的生命跃入永恒的景愿中。艺术家以无限的创意,巧妙地利用水晶高折射的特质,经过特殊的打磨切割,配上彩钻、各种宝石和真蝴蝶翅,令作品闪烁生辉,绽放独一无二的璀璨光芒,媲美真蝴蝶的多采之姿,令人拍案叫绝。

为此,陈世英学习金属的锻造技艺,在8年前开始了对钛金属的研究。2008年瑞士巴塞尔名表珠宝展,陈世英展示了一批以钛为核心材料设计的作品,博得了满堂彩。钛金属是一种特殊的金属,而重量只有同体积黄金的五分之一,记忆力却是黄金的十倍,能够释放更多的空间展示珠宝的魅力,但是钛复杂的锻造问题却迟迟没有人能够解决。陈世英花了8年时间将之驾驭自如,与宝石共舞,创造出“能穿戴的雕刻艺术品”,为珠宝创作掀开全新的一页,大大扩展了珠宝设计的可能性。一位国际珠宝界的大佬感慨说,“这些年我们一直在寻找新的材料和创作可能,今天看到他,我松了口气。”

■ 禅 | 肩针色彩幻化的蛋白石宛如五光十色的花花世界,处处令人着迷,在在都是诱惑。谁能化浊念为清?蝉思的一刻,世间全然静止,观心内省,晦昧渐消,如蝉翼之通明剔透,自能透视世间一切虚妄。

当然陈世英也有解决不了的问题。多年来,陈世英都希望可以得到一颗未经人工切割的宝石:“矿工在打磨的时候已经把宝石切成方形或圆形了。但对于我来说,自然形状也是一种美。我不喜欢他们定的型。”为了这一心愿,陈世英在斯里兰卡跑了好几个矿场苦苦守候,希望能在心仪的宝石出土时,第一时间将它买下。然而在挖掘现场,陈世英才意识到,他这一愿望虽然简单,却已挑战了珠宝交易最核心的部分——估价。“切割好的宝石,经过打磨以后,采光要比没有打磨的好。没有采光的时候,人们看不准颜色是什么样,他所以不好定价。”此番经历让陈世英亲眼目睹了矿工们的生活,他愈发觉得“宝石是矿工用生命换回来的,如果不能尽善尽美,觉得我对不起天地。”如今,陈世英的作品已经成为各大拍卖行的宠儿,受到收藏家的喜爱。在收藏陈世英作品的名家中,不乏有王室贵族和明星名流。

■ 和平之羽 | 雕刻和平乃全人类共同追求的理想,比世间一切的珍宝还要珍贵。以发晶雕刻而成的鸽子是和平的象征,其身上的一支羽毛就已用了106卡天青石配8卡钻石打造,更何况是其身体呢!

陈世英对美的追求似乎永无止境。无论过了多久,他都不会忘记平生第一次雕刻宝石的经历。那是一个惊心动魄的夜晚。本来一切进行得非常顺利。凌晨一点,一块300多克拉,价值9000美元的蓝色拓帕石已是一副精美的模样。如果陈世英就此收工,这将是一个美妙的夜晚。然而总觉得还差一点的陈世英,继续在灯下打磨。突然,打磨宝石的羊皮裂开了口,宝石顺着力道飞向了窗外,从六楼窗口直跌到楼下,刚刚雕琢好的拓帕石摔成两半,几近完美的作品功亏一篑。“在我的人生里,不是功亏一篑,就是一直在失败中等待成功。”加之不愿重复已有的题材和造型,在未来陈世英的创作过程中失败了再重来的循环往复,也许永远都不会有尽头。

■ 立身 | 雕刻“莲花座上修己身,世俗人间不染尘。”能置心莲叶,修身立志,摒除外间的思虑和羁绊,灵明觉醒,自能面对人生曲折、滤净生活烦扰。

>>> End <<<

本文原刊载于《文明》杂志2010年12期

扫描封面右下方二维码,关注《文明》杂志公众号:WENMINGZAZHI,了解更多精彩内容。《文明》杂志淘宝店订阅:打开淘宝app,复制链接并搜索进入店铺,即刻订阅各期文明杂志https://shop177692594.taobao.com/search.htm?spm=a1z10.1-c.0.0.3a613a27JW5D4Z&search=y

通过我们的介绍,相信大家对怡泰祥(怡泰祥翡翠手镯)有了更深入的了解,我们将不断更新,喜欢我们记得收藏起来,顺便分享下。

推荐阅读

观音玉怎么选,观音玉坠有什么讲究吗

青金石如何鉴定

青金石是什么石

蓝松石戴一般戴哪只手 蓝松石戴哪只手比较好

如何鉴别黄龙玉真伪

翡翠手镯常见裂痕图片(翡翠玉镯的石纹)
翡翠手镯常见裂痕图片(翡翠玉镯的石纹)